•                    紧急通知

      本网站受到黑客攻击,每天被删掉几十本图书资料,经过技术处理,现已阻止黑客的攻击,但不少图书资料还是丢失了,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郑 重 声 明

      近来,有一些人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招聘兼职打字员,使不少人蒙受经济损失,在此,本集团郑重声明 :本集团在海内外的合作伙伴名单一律公布在本网站“本站公告”中,凡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而在“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中找不到其名称的单位一律为假冒,请广大作者认真查阅“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辨明真假,以免上当受骗。二、本集团各出版社只接收电子书稿,从不接收纸质书稿,故不需要打字员,更不需要兼职打字员,所谓的招聘兼职打字员之说纯粹是一些不法之徒利用本集团品牌玩的骗人把戏,请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有限公司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创作中心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图书编著中心
    浙江翔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郑州北斗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湖北九头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长江圣水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
    昆明田园诗社
    山西诗韵文化艺术中心
    杭州雅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作家动态 >

萧星寒:二十个年唯一没变的就是对科幻的痴迷 ——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银奖得主萧星寒访谈

    10月18日,第六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仪式结束后,中国作家网记者对获得最佳长篇银奖的作家萧星寒进行了专访。

  记者:你的《终极失控》获得了本届星云奖最佳长篇银奖,而金奖空缺,请问你如何评价?

  萧星寒:听到金奖空缺的时候,我心里有遗憾,也有不服与不甘。但仔细想想颁奖词,再想想我的小说,也就释然了。《终极失控》属于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的作品。优点方面,科学知识扎实,科幻设定新颖而密集,浓郁的重庆风,场面浩大,关注碳族与铁族的整体,等等,都可以算。缺点也很明显:部分文字还显得粗糙;人物形象单薄,有时仅仅起了传声筒的作用;情感表达比较苍白,有时甚至完全缺失;部分故事太过简单,缺少起伏;结尾的力度不够,高潮不高。有鉴于此,《终极失控》得银奖,也是理所当然的。同时,也为我下面的创作提出了更高的目标和要求。

  记者:你接下来的创作方向是什么?

  萧星寒:现在科幻小说改编为科幻电影是热门,前一段时间我也尝试了编剧的工作,发现写剧本和写小说有着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而我的时间有限,精力有限,能力也有限,因此决定还是把科幻小说作为主要的创作方向。

  《终极失控》是“碳铁之战”三部曲的第一部,第二部《决战奇点》接近完成,第三部《零和之渊》也有一个粗疏的大纲。不过,可能不会马上写第三部,而是先为我家的双胞胎女儿写一部青少科幻《恐龙牧场》。另外,可能还会写一些短篇。在我的电脑里有个文件夹叫做“坑”,里面还有二三十个点子和设想或者说脑洞等着我去完成哩。

  之所以把自己的写作计划公布出来,是因为这样大家就可以监督我啊。在我耍心大起的时候,我可以对自己说:有人等着看你的小说哟。

  记者:你刚才提到了科幻电影是热门,但之前国产科幻电影屈指可数,仅有的几部口碑也很差,那么,你认为中国科幻小说现在的受众不多,跟中国没有科幻电影有关系吗?

  萧星寒:我认为科幻文学的繁荣与科幻电影的兴盛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科幻电影的出现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科幻文学的发展,但不会带来多大的繁荣。因为科幻电影的消费,本身就能够取代对科幻文学的消费。现成的例子是武侠,武侠小说的热潮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可现在还有多少人在看武侠小说?大家都看武侠电影去了。电影特效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是文学无法呈现的。所以,科幻文学的繁荣,还得靠科幻人自己,包括作者、出版方以及相关机构的共同努力。

  记者:你觉得你与其他科幻作家在创作上有什么不同?你最关注科幻的哪一个方面?

  萧星寒:我不太知道别人是怎么写小说的。我只能说说我自己觉得独特的地方。

  首先,听说很多作家是熬夜写作,而我是早上爬起来写作的;其次,在写作的过程中,我的脑子里呈现出的是画面,而不是文字,如果脑子里呈现不出相应的画面,我就无法写出相应的情节;第三,有时需要事先想好,但有时不需要,手指在键盘上敲打,文字和故事很自然地流泻出来;第四,作为大量阅读外国科幻小说、观看外国科幻电影成长起来的科幻迷,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法想象中国人出现在科幻场景里地情形,但经过非常艰苦的努力,我现在办得到了;第五,我在写作时追求一种真实性,(好吧,到科幻里追求真实性,完全是脑子有毛病的表现,可别人说我喜欢乃至痴迷科幻,本身就是脑子有毛病的表现,因此我也不在乎脑子有毛病加个平方了)也就是我希望如果这事儿会发生,就会照着我的小说发生,为了这种真实性,我追求小说的细节真实、知识真实、逻辑真实。

  记者:你的本职工作是老师,写科幻小说是副业,那么,你怎么平衡本职工作与业余写作呢?

  萧星寒:在中国,职业科幻作家一只手都数不完。所以,绝大多数科幻作者都会遇到本职工作与业余写作之间的矛盾。我呢,在多数情况下,都能在两个身份之间自由切换,没有什么阻碍。但有时候也会遇到麻烦。因为平时要上班,回家又要照顾双胞胎女儿,所以根本没有时间写,只有早上6点至7点是我雷打不动的写作时间。在我看来,写作的最大问题不是写不出来,而是时间太少了。有时候灵感正佳,上班时间却到了。这个时候我会恨不得让时间停下来,或者让时间放大数十倍,好让我把刚想到的点子或者故事写出来。然而现实里,我只能关掉电脑,叹着气,有时发着牢骚,去上班。

  记者:你为什么喜欢科幻?你觉得科幻有什么用?

  萧星寒:1990年,我还在读小学,本地电视台放了一部日本科幻电视剧《恐龙特急克塞号》,里面有超人、恐龙、怪兽、外星人、机器人、激光枪、宇宙飞船、公主、时间旅行等,看得我目瞪口呆,从此痴迷科幻,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

  时光飞逝如电,转眼间二十多年过去,我毕业了,工作了,结婚了,当爸爸了,世事沧桑,变了很多,唯一没变的就是对科幻的痴迷。

  我多次问过自己,为什么如此痴迷科幻。有时候答案很清晰:我原本就爱幻想,又有脚踏实地的作风,合起来不就是科幻么;有时候答案很模糊:你就是为科幻而生的,没有理由。思来想去,对我个人而言,最好的回答是:在阅读科幻时,我能够获得从别处所不能获得的快乐。

  记者:对科幻文学接下来的发展你有何看法?

  萧星寒:一是继续写中国人自己的科幻,说中国话,走中国路,更为重要的是要有中国人的思想和文化。在这一点上,我们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还不够,还要再努力。

  二是要努力开拓新的题材,开创新的流派。国外的科幻已经写了两百多年,能挖的金矿都已经挖光,重复别人的老路是没有前途的。回顾世界科幻史,但凡找到新的题材,出现新的流派时,正是科幻繁荣兴盛的时候。眼下,中国科幻各种思想观念激烈碰撞的时候,也正是需要产生,也能够产生,新的题材和流派的时候。

  三是对于科幻的定义更为宽泛。其实,科幻是一个变动的概念,在不同国度和时代,其内核与外延都在发展变化。至于是先有作品来改变定义,或是先有理论出现来指导写作,这都不重要。就中国的现实而言,我希望科幻能够摆脱科普、少儿和小众的桎梏,走向更为深远更为浩瀚更为瑰丽绚烂的未来。

萧星寒生活照萧星寒生活照

  萧星寒简介:

  萧星寒,男,重庆人,70后。肖蛇,外表冷漠,内心狂热;双鱼座,血型A。人生格言:选择你爱的,爱你所选择的。轻度社交恐惧症,中度文字癖,深度近视。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已经出版《双鱼的秘密花园》《星空的旋律——世界科幻小说简史》《光明的右手——世界科幻电影反派集中营》《独狼原理》《光影中的科学秘密:生命的奇迹》《光影中的科学秘密:与未来有约》《蓝色聚宝盆》《终极失控》《章鱼帝国》等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