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急通知

       本网站多次受到黑客攻击,不少图书资料丢失,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社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昆明田园诗社

当前位置:主页 > 作家动态 >

铁流:我为报告文学狂

  铁流,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 学员。山东省作协报告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山东省作协签约作家。著有长篇报告文学《支书与他的村庄》《中国驱逐舰备忘录》《槌下硝烟》《国家记忆》《中国民 办教育调查》等,有作品入选各种年度选本和《小说月报》等。曾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五个一工程”奖、《中国作家》鄂尔多斯文学奖优秀作品奖、山东省泰山 文学奖、山东省精品工程奖等。

 

  从怀着文学梦走进军营的那一天起,自己在文学的路上已经行走了30余年。最初,我写过诗歌、散文,也写过小说,算起来,从事报告文学写作的时间 最长,大概已经有20余年了。记得几十年前的一日,我偶尔看到了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捧到手中一口气读完了,尽管那时饥肠辘辘,寒冷逼人,可 寒冷和饥饿一下子被文中的主人公陈景润赶跑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报告文学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和感染力,有如此大的魅力。我一下子爱上了这个文体,并与她 相知、相依、相伴到今天,而且还要一直并肩走下去。

  对我来说,报告文学最能拨动我心灵深处的那根弦,也最能让我对生活、社会释然。春江水暖鸭先知,报告文学与时代紧密相连,是时代的晴雨表,随时都体现着生活的温度,社会的筋骨。

  1936年6月10日,美国一位叫斯诺的记者辗转来到了中国,对中国西北的革命根据地进行了全面考察,随后以他激情的笔触,完成了后来震惊世界 的《西行漫记》,这是西方记者首次向世界报道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斗争,随后,很多国家通过《西行漫记》知道了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还有那群革命斗 士。新时期以来,涌现出了很多优秀的报告文学作家,读者从他们的一部部优秀作品中,读到了重大事件,读到了历史的震撼,读到了底层小人物的悲欢离合。

  报告文学作家与时代的脉搏一起跳动,与火热的生活一起沸腾,在无数个采访的日夜,我看到了很多小人物的不幸,也倾听到了他们无力的呐喊。我在卑 微中发现了高尚,在平凡中知道了什么是高尚,在社会大潮的涌动中,也发现了很多需要时代改革和校正的矛盾,由此,我感到了一个报告文学作家的责任,还有坚 守在心里的那份良知。

  也许因为这个缘故吧,这些年我写了好几个“第一部” 长篇报告文学,其中有国内第一部反映中国海军研制驱逐舰艰难历程的《中国驱逐舰备忘录》,有反映拍卖行业兴起的《槌下硝烟》,有反映中国城中村农民生存的 《支书与他的村庄》,还有与朋友徐锦庚合作的反映中国农民和《共产党宣言》一段传奇故事的《国家记忆》,以及展示中国民办教育艰难发展的《中国民办教育调 查》等等。

  前些年,我发现中国快速发展的城市化进程吞没了无数个村庄,无数农民告别了祖祖辈辈坚守的土地,迈进了高楼大厦,有的农民不习惯坐马桶,有的农 民半夜醒来寻找镰刀锄头,这一切,他们也许会慢慢习惯,重要的是,他们驾驭土地的手,能驾驭这种城市生活吗?能在竞争激烈的城市中找到自己的生存方式吗? 还有,他们带有土地芳香的血脉,能融进这缤纷的城市生活吗?自己的精神世界能找到栖息地吗?报告文学一是真实,二是揭示问题。为了听到最真实的声音,看到 最真实的生态,我走进了城中村,有一段时间,我把身心都交给了城中村,用“五体投地”也毫不为过。为了能听到城中村农民兄弟的心里话,我扮成小商小贩和他 们拉家常,也扮成农民工与他们一起流大汗。在这里,我看到了城中村农民虽然生活在城市里,可又被城市隔离的无奈,也听到了噪杂城市中他们微弱的呼喊。在一 系列拆迁的推进中,种种矛盾并没有随着村落的轰然倒坍消失,而是随着高楼大厦的崛起而愈加尖锐。报告文学作家不仅仅是艰辛,还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危险,在城 中村采访时,因为触及到了一些村干部的利益,我曾经受到地痞无赖威胁。在社会原生态下,诞生了我的这部长篇报告文学《支书与他的村庄》,作品出版后,引起 了很多城中村农民兄弟的共鸣,也一度成为政府对待城中村以及城中村农民兄弟的参考书。

  这些年,一些人对报告文学颇有微词,有的说报告文学真实性限制了文学性,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报告文学自身的真实性,使它具有了摄人心魄的力量, 报告文学有它自身的要素,有它别具一格的魅力,并不是里面多一些小说化的情节、散文化的语言,文学性就强了。也有人说,报告文学正在消沉,我想,只要社会 的脉搏还在跳动,报告文学就不会消失,只要生活还有温度,它就会有旺盛的生命力,只要时代还有表情,它就会愈来愈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