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急通知

          本网站受到黑客攻击,每天被删掉几十本图书资料,经过技术处理,现已阻止黑客的攻击,但不少图书资料还是丢失了,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郑 重 声 明

          近来,有一些人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招聘兼职打字员,使不少人蒙受经济损失,在此,本集团郑重声明 :本集团在海内外的合作伙伴名单一律公布在本网站“本站公告”中,凡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而在“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中找不到其名称的单位一律为假冒,请广大作者认真查阅“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辨明真假,以免上当受骗。二、本集团各出版社只接收电子书稿,从不接收纸质书稿,故不需要打字员,更不需要兼职打字员,所谓的招聘兼职打字员之说纯粹是一些不法之徒利用本集团品牌玩的骗人把戏,请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有限公司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创作中心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图书编著中心
    浙江翔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郑州北斗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湖北九头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长江圣水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
    昆明田园诗社
    山西诗韵文化艺术中心
    杭州雅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作家动态 >

迟子建:写完 《群山之巅》 我愁肠百结仍想倾诉

 

  《群山之巅》讲述了在北方龙山之翼的龙盏镇上,屠夫辛七杂、“小仙”安雪儿、执行死刑的法警安平、殡仪馆理容师李素贞,以及绣娘、金素袖等一个个身世不同、性情迥异的小人物,在群山之巅的滚滚红尘中浮沉,在诡异与未知的命运中寻找出路。小说中众多卑微的小人物,“怀揣着各自不同的伤残的心,却要努力活出人的样子”。

  创作完成未释重负

  辽宁日报:请问《群山之巅》小说中的人物是否有生活原型?鸿篇巨制创作完成,您是否感觉轻松了?

  迟子建:闯入这部长篇小说的人物很多是有来历的,比如安雪儿、辛七杂。从第一部长篇小说《树下》开始,20多年来,我在持续的中短篇写作的同时,每隔三四年会情不自禁地投入长篇的怀抱。 《伪满洲国》、《越过云层的晴朗》、《额尔古纳河右岸》和《白雪乌鸦》等就是这种拥抱的产物。有的作家会担心生活有用空的一天,我则没有。因为到了《群山之巅》,进入知天命之年,我可纳入笔下的生活依然丰饶!虽说春色在我面貌上正别我而去,给我留下越来越多的白发和越来越深的皱纹,但文学的春色一直与我水乳交融。

  与其他长篇不同,写完 《群山之巅》,我没有如释重负之感,而是愁肠百结仍想倾诉。这种倾诉似乎不是针对作品中的某个人物,而是因着某种风景,比如滔天的大雪,不离不弃的日月,亘古的河流和山峦。但或许也不是因着风景,而是因着一种莫名的虚空和彻骨的悲凉!所以写到结尾那句:“一世界的鹅毛大雪,谁又能听见谁的呼唤”,我的心是颤抖的。

  尽管如此,我知道《群山之巅》不会是完美的,因为小说本来就是遗憾的艺术。但这种不完美,正是下一次出发的动力。

  小人物是文学的珍珠

  辽宁日报:《群山之巅》里的人物多达百个,全是小人物,是一群生活在大时代的小人物,您的创意来自何处?

  迟子建:不知不觉,我已经写了30年。可以说,我的生命是和写作联系在一起的。每一次进入小说,都是再一次发现生活的过程。《群山之巅》描摹的是龙盏镇众生的群像,进入每一颗卑微的心,与之呼吸,让这部长篇获得了生命力。

  2001年8月我和爱人下乡,在中俄边境的一个小村庄遇见一位老人。他衣衫破烂家徒四壁,是攻打四平的老战士,负伤时断了三根肋骨,丢了半叶肺,至今肺部还有两块弹片未取出来。 “文革”时他挨批斗,揍他的人说,别人打江山都成烈士了,你能活着回来,肯定是个逃兵!政府每月的补助连饭都不够吃。老人儿媳埋怨他这种状况无人关照,前两年有记者来访,走后也是不了了之。我觉得很悲凉,一个打江山的人,是不该落得如此下场的。

  从那儿回来后,我爱人联系这座村庄所属县域的领导朋友,请他们了解和关注一下老人的事情。不久后他还跟我说,事情有了进展。可是八个月后,他在归乡途中遭遇车祸。几年前我听说某驻军的一名年轻战士,因陪首长的客人在游玩时溺亡,最终却被宣传成一个救落水百姓的英雄,这个故事唤醒了我对那位老人的记忆,也唤醒了我沉淀着的一些小说素材。

  那之后,我每年依旧回到故乡,去感受家乡的变化。比如人逝世后何时才可土葬,何时就得火化而产生的争议等。社会变革过程中产生的各类新规,在故乡施行所引发的震荡,我都能深切感受到。一个飞速变化着的时代,它所产生的故事可以说是用卷扬机输送出来的,量大,新鲜,高频率,持之不休。我在故乡积累的文学素材形成了《群山之巅》的主体风貌。

  辽宁日报:不管是您的长篇还是短篇,关注的多是小人物,这些小人物都生长在一个大时代。

  迟子建:我曾写过68万字的用编年体写就的长篇小说《伪满洲国》,我用了上百个小人物,来构筑我文学眼中的“伪满洲国”,哪怕是写到溥仪这样的“大人物”,也采用写小人物的笔法,因为我觉得小人物身上,更能呈现生活的本真状态。我的其他长篇,比如《额尔古纳河右岸》和《白雪乌鸦》,也都是以写小人物为主。在我眼里,小人物是文学的珍珠。

  李敬泽(中国作协副主席):我们都是走在地上顶着天的人,《群山之巅》里的人物就是头顶着天,脚踩着地的人,迟子建的小说一向有这种力量,即脚踏实地的力量。

  潘凯雄(中国新闻出版集团副总裁):作品最后的一首诗印象最深。我望见了那望不见的东西,这是作者新的发现。而读《群山之巅》的每个人会有不同的发现,迟子建几个长篇一以贯之的就是小人物和大时代。不论是《伪满洲国》、《额尔古纳河右岸》还是《白雪乌鸦》,这些小人物和大时代或大事件是不变的。这部作品仍然是诸多小人物,读到的却是一个巨大的时代和宽阔的时空。变化最大的是小说的结构,即17个小标题环环紧扣。 20万字的小说成功处理这么多人物关系很有智慧。

  孟繁华(沈师特聘教授):迟子建写过短中长篇,都获过奖。她生长在中国最北方,其作品一直有地域性,地域性是不是就是民族的大众的,对此也一直有歧义,一些作家移居到南方或繁华之地,其作品也离不开其生长地方的痕迹。这部作品中人物出场很有智慧,人物命运构思巧妙,通过一个人的换肾把北中国群山下的一群小人物的众生相揭示出来,作品既有地域性也有普遍性。把当下社会生活鲜活地呈现出来,也表达了对某些事物的拒绝与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