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急通知

          本网站受到黑客攻击,每天被删掉几十本图书资料,经过技术处理,现已阻止黑客的攻击,但不少图书资料还是丢失了,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郑 重 声 明

          近来,有一些人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招聘兼职打字员,使不少人蒙受经济损失,在此,本集团郑重声明 :本集团在海内外的合作伙伴名单一律公布在本网站“本站公告”中,凡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而在“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中找不到其名称的单位一律为假冒,请广大作者认真查阅“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辨明真假,以免上当受骗。二、本集团各出版社只接收电子书稿,从不接收纸质书稿,故不需要打字员,更不需要兼职打字员,所谓的招聘兼职打字员之说纯粹是一些不法之徒利用本集团品牌玩的骗人把戏,请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有限公司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创作中心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图书编著中心
    浙江翔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郑州北斗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湖北九头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长江圣水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
    昆明田园诗社
    山西诗韵文化艺术中心
    杭州雅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图书分类 > 文学类 >

美女似荷花

\

                     目录
 
第  一 章 卖首饰的年轻人1
第  二 章 偷情的野汉子5
第  三 章 假小子与虎汉子7
第  四 章 惊弓之鸟11
第  五 章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16
第  六 章 满月酒18
第  七 章 招聘女店员22
第  八 章 捡回来的女儿26
第  九 章 女儿的裸体29
第  十 章 解铃人的到来32
第十一章 上吊的女人37
第十二章 强奸与乱伦40
第十三章 及时雨44
第十四章 真相大白48
第十五章 乌鹊同巢51
第十六章 掩耳盗铃55
第十七章 保安部长60
第十八章 受伤的大黑狗62
第 十 九 章 负荆请罪66
第 二 十 章 自杀的姑娘70
第二十一章 并蒂莲73
第二十二章 拾金不昧75
第二十三章 恩人的噩耗79
第二十四章 流浪的女人82
第二十五章 害人夺产85
第二十六章 举案齐眉87
第二十七章 干妈的委托90
第二十八章 粘上来的妹子94
第二十九章 幸运中奖103
第 三 十 章 悠闲抱得美人归113
第三十一章 相敬如宾116
第三十二章 野菊花120
第三十三章 借刀杀人129
 
 
第一章 卖首饰的年轻人
  话说杨小虎警官和谷兰花姑娘喜结良缘,李英娥叔婆心中的那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啦。果然不出李英娥叔婆所料,谷兰花已经成了家庭的顶梁柱了。
  特别是在那“赶集路上”想法子惩罚偷鸡贼一事上,更加表现出了谷兰花的机智和勇敢来。连那个偷鸡摸狗的高手谢达勾都已经佩服她了。
  在跟杨小虎警官结婚之前,谷兰花姑娘曾经被人贩子几经转卖,多次逼奸,可是都还能够洁身自爱,保住她的那个处女之身,那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啊。这种说法,并不是拘泥于陈旧的“处女观”,而是在看重谷兰花姑娘的高尚的人品,以及她的顽强自保的精神。
  谷兰花姑娘就犹如一朵洁白的荷花,出污泥而不染。还钻过了几道邪门,却终于遇到了那个使她心仪的“采莲人”——杨小虎警官,多么幸运!她虽然被那些肮脏的“偷莲人”反复地伤害过,可是她的身影却并不歪斜,仍然堂堂正正地立于世间,令人敬佩。
  谷兰花又勤快、又贤惠,尊老爱幼,邻里和睦,众人有口皆碑。而且她还很快就生下了儿子杨普生,给杨小虎警官的家庭带来了无比的欢愉和前所未有的新气象。上天不负有心人,这个出名的五连冠“纯女户”,如今也接连生下了两代的男丁了。
  李英娥叔婆被这一片繁荣的景象所陶醉,天天都忘乎所以,一不留神,竟然还被女骗子欺骗了一遭呢。因此,李英娥叔婆那个快乐的星期五,如今却变成了尴尬的星期五了。
  却说在公元2008年初夏的一天下午,李英娥叔婆午息初起,睡犹未足,就爬了起来,去散一散步。
  她懒洋洋地摇着一把破旧的小葵扇,一边走一边嬉笑着,还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嗨,烂扇多风,才人无貌!”
  但烂扇多风,却不能解渴。李英娥叔婆觉得口渴干燥得要命,想去煮一些清补凉来解一解那些暑气。于是,她就到了杂料间里,去寻找清补凉。
  正当李英娥叔婆拿着清补凉的料子要在厨房里面下锅的时候,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却从大门外面飘了进来,一下子就打破了那午后的寂静啦。
  李英娥叔婆这才不得不放下了清补凉,然后出门去望一望,看看是谁来了。原来,这是蕉岭县邮政局的邮递员方玲娜送邮件来了。
  只见蕉岭县邮政局的女邮递员方玲娜,走在巷口边就大声地呼喊道:“李叔婆,你有从深圳寄回来的汇款单哩!”
  李英娥叔婆一听,立即从厨房中走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走,接过汇款单来看了一看,对女邮递员方玲娜说了一声“谢谢”之后,她的脸上就马上荡漾着甜甜的笑意。
  原来,这是李英娥叔婆娘家的侄子李苑辉从深圳寄回来给她这个姑姑的2000块钱。李英娥叔婆手里拿着汇款单转身正要进屋,忽然又听见有人在叫她。于是,她便停下脚步来,循声望去,看看来人又是一个谁。
   “卖首饰呀!卖首饰呀!来来来,一分行情一分货。喂,阿婆呀,买些首饰去吧,24K的足金。24K的足金哪!快来看一看哪,上乘金品,价钱优惠。存货不多,欲购从速!”
  一个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卖首饰的小伙子,“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地叫喊着,甜笑着,一边叫喊又一边向李英娥叔婆走了过来。生意人就是这样,嘴巴竟然甜过蜂蜜。
  “卖金首饰哪?怎么样的金首饰啊?细阿哥,请你拿过来给我看一看吧。”李英娥叔婆见了,就把那个卖首饰的小伙子招引过来,对他说道。
  女人天生就是爱好这一味,李叔婆虽然已经年过八旬了,却对装饰打扮都还是兴趣极为浓厚的。也不管儿孙会不会反对,先斩后奏嘛。
  “金耳环、金戒指、金手链、金项链、金手扼等,品种齐全,任你选购。存货不多,欲购从速!”这个小伙子,却显得有点儿娇声娇气,倒像是一个才刚刚入世的小姑娘那样子。李英娥觉得有点奇怪,小伙子却偏偏飘散出女人那个自然的脂粉气来,这难道不是意外的事情吗?
  李英娥叔婆见这个小伙子嘴巴甜甜、信誓旦旦,不由得抬起头来看看小伙子——上身男式白衣,下身西装短裤,但红润润的脸蛋,小巧逗人的嘴唇倒真的富有女人气质。其头发理的是比较长的学生发型,却还是掩饰不住那种诱人的娇嫩来。
  左看右看,那个小伙子也不像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家伙。从其装束和神气看来,还算是一本正经的。跟这么一个小伙子打交道,看来可能安全系数会大一些。
  那个卖首饰的小伙子拿出了13种金首饰来,让李英娥叔婆精挑细选。李英娥叔婆呢,挑来挑去,最后就看中了一个黄灿灿、沉甸甸的“福寿”牌的黄金戒指。小伙子帮她试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嗨,也真够气派的啊!
  李英娥叔婆把戒指相了又相,不禁喜在心头,便将右手往衣袋里面一摸,却显出了那种很为难的样子来。她慢慢地摘下了戒指,还给了那个卖首饰的小伙子。这种情况,真是一分钱难倒了英雄汉。
  李英娥叔婆很不情愿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啦,我的现钱不够。小阿哥,待我去弄得一些现钱过来,过一会儿你再回来,好不好呢?”
  那个卖首饰的小伙子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又用其娇嫩的声音吆喝着,沿街叫卖去了。
  李英娥叔婆身不由己地回到了屋里,她心里想:儿子、儿媳妇都去田里干活了,还未回来。孙媳妇和娘家侄媳妇李凤娇又到南街一个表亲家帮忙办理喜宴去了,一时间还凑不足现钱来,怎么办呢?啊,我差一点忘记了,我手里头有汇款单哩,还怕没有钱吗?
  李英娥叔婆一边想,就一边把清补凉放到煤炉上去煮。然而,在慌乱之中,清补凉下了锅却忘记半闭炉门啦。
  如果火量过于大的话,不仅锅子中的食物会被烧焦,而且还有可能锅底都会被烧穿哩。回过头来再想一想,如果是酿成了火灾的话,那么就是更加麻烦的事情了。
  自古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于是,李英娥叔婆为了不至于失约,便跨开了双脚,迈着企鹅一般的步伐,缓缓地来到了镇子里的邮政支局的营业厅取钱去了。
  那个卖首饰的小伙子就远远地尾随着李叔婆,把她的一举一动都全部看在眼里,记在心头。而李叔婆她老人家却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卖首饰的小伙子对自己却是另有他图的了。
  李英娥叔婆把钱取到手之后,欢欢喜喜,就一路扬尘带风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打开了儿媳妇的睡房门,把取回来的那笔2000块钱的现金稳稳当当地放进了柜子里面。
  突然,清补凉的一阵阵浓烈的焦糊味却从厨房里面飘了出来,实在是非常的刺鼻难闻。情况紧急!李叔婆见势不妙,就直接奔向厨房里面,马上处理起那个烹调事故来。
  俗话说,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哩。由于一时心急,或者说是记忆力比较差了,李英娥叔婆却忘记把钥匙从门锁上拔出来啦。于是,那个卖首饰的小伙子就从门外望进去,心中便诡计油生,萌生了偷钱的念头。
  况且,那个“烹调事故”的突然发生,偏偏就给了卖首饰的小伙子一个可乘之机。
  就在李英娥叔婆进厨房的时候,那个卖首饰的小伙子,就立即蹑手蹑脚地走进了李叔婆儿媳妇的房间里面去,推开李叔婆媳妇李连华的卧室房门,侧身潜了进去,然后又轻轻地关上了房门,在那里上下其手,大行偷盗之事。
  而李叔婆呢,却因为清补凉烧焦了的原因,一时间还没有注意那个卖首饰的小伙子是不是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