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急通知

      本网站受到黑客攻击,每天被删掉几十本图书资料,经过技术处理,现已阻止黑客的攻击,但不少图书资料还是丢失了,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郑 重 声 明

      近来,有一些人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招聘兼职打字员,使不少人蒙受经济损失,在此,本集团郑重声明 :本集团在海内外的合作伙伴名单一律公布在本网站“本站公告”中,凡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而在“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中找不到其名称的单位一律为假冒,请广大作者认真查阅“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辨明真假,以免上当受骗。二、本集团各出版社只接收电子书稿,从不接收纸质书稿,故不需要打字员,更不需要兼职打字员,所谓的招聘兼职打字员之说纯粹是一些不法之徒利用本集团品牌玩的骗人把戏,请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有限公司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创作中心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图书编著中心
    浙江翔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郑州北斗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湖北九头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长江圣水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
    昆明田园诗社
    山西诗韵文化艺术中心
    杭州雅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话题 >

“废话”也是诗?

 


   “废话”也是诗? ——“乌青体”是不是诗引争论

 

 近日,先锋诗人乌青的几首诗在网络引发震荡。网友惊呼“看了乌青的诗,觉得自己白活了”。随后网友将乌青的诗进行戏仿演绎,称之为“乌青体”。“乌青体”连续3天登上微博热搜排行榜。主流媒体、企业品牌、文化名人等大V纷纷加入转发评论行列,从而引发了口水大战。有人以捍卫“诗歌的尊严”之名嘲讽乌青是“废话诗人”,但韩东、杨黎、赵丽华等诗人、作家力挺支持。

  “一天写一百首”

  乌青写了些什么文字,惹来那么多两极的评价? 本月上旬,有编辑发了乌青一首诗歌《白毛男的故事》:“故事讲述了/一个男人/强奸了一个女人/然后逃到山里/成了可怕的白毛男/这个故事告诫/我们男人/不要强奸女人”,并质问了乌青诗集《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的出版商:“想问读客公司(其诗集的出版商),这确定是一本书,而不是厕纸吗?厕纸都嫌脏。这样的东西也能出版,真是又神奇又悲哀。”

  第二天,乌青转发了该微博称:“悲哀。”不到两天时间,该资深编辑微博被转发过万,网友纷纷围观,引发了各界人士的激烈讨论。有编辑表示可以理解乌青的诗歌写作,出版应该自由,并称有些言论太过武断,并没有看过乌青的其他作品。

  比如,乌青的另一篇相同风格诗歌《和父亲一起》,就引来了一些正面的好评:“我们一起散步/无话可说/我戴上耳机/后来看见他转头跟我说了一句话/我拿下耳机问,什么?/他说,没什么。”

  乌青的诗歌在网络疯狂传播,有网友开始模仿创作“乌青体”。许多网友专门到乌青的微博主页底下嘲讽他,更有网友声称这样的诗歌自己一天可以写一百首,这种诗歌应该抵制,应该捍卫“诗歌的尊严”。

  乌青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认为网友们是对乌青体进行模仿创作,他本人相当鼓励这种复制。“互联网的未来是开源的,诗也应该开源。”

  口水大战争执不休

  事实上,“乌青体”在2012年就引来过业内差评。早在2012年,香港诗人廖伟棠就对乌青作了评价:“这样的诗的唯一价值就是显示作者语言的贫乏程度已经达到极限。这不是实验也不是前卫,甚至连反诗都不是。”“诗是技术活亦是灵魂活,唯独不是时尚活。”但此次的讨论规模之大是前所未有的,乌青则已经习惯了陷入争论,他称自己“专业被黑15载。”但骂他的人比例已经下降。

  支持者如作家韩东在微博统一回复媒体:

  ■ 我认为乌青是天才,且有持续的专注力(这点不得了);

  ■ 其根源可追溯到杨黎的“废话”说及其写作,但这一枝的确结出了硕果;

  ■ 有人认为写法太容易,那你就写吧,解放诗歌生产力是其中应有之意;

  ■ 先锋即文体革命,所有的不适来自这里。

  有人讨论诗已是好事

  “诗歌对你来说,它到底是什么?”目前在大理写诗生活的乌青告诉记者:“这分两说,诗是我追求和探索的东西。诗意则是我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需求,像空气和水一样的必需。”

  至于近日网友关于乌青诗歌的口水大战,有评论认为,讨论喜不喜欢乌青诗歌是个有趣的好现象。“原本以为诗歌在这个时代已经是处在很边缘的位置了,但短短几天里,有那么多人讨论诗歌,这是一件美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