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急通知

      本网站受到黑客攻击,每天被删掉几十本图书资料,经过技术处理,现已阻止黑客的攻击,但不少图书资料还是丢失了,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郑 重 声 明

      近来,有一些人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招聘兼职打字员,使不少人蒙受经济损失,在此,本集团郑重声明 :本集团在海内外的合作伙伴名单一律公布在本网站“本站公告”中,凡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而在“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中找不到其名称的单位一律为假冒,请广大作者认真查阅“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辨明真假,以免上当受骗。二、本集团各出版社只接收电子书稿,从不接收纸质书稿,故不需要打字员,更不需要兼职打字员,所谓的招聘兼职打字员之说纯粹是一些不法之徒利用本集团品牌玩的骗人把戏,请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有限公司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创作中心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图书编著中心
    浙江翔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郑州北斗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湖北九头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长江圣水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
    昆明田园诗社
    山西诗韵文化艺术中心
    杭州雅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话题 >

今日之作家:跨界还是坚守?



 

       最近几年,一些著名作家纷纷到高校任教、做教授,曾引发文坛关注。而今,“写而优则导”却正在成为很多作家的选择,这些作家纷纷转行或转变文化身份闯进影视圈、干起了导演这一行,这似乎正在成为文坛上新的风气。

  作家韩寒导演的《后会无期》7月24日上映,女作家权聆也变身导演,她执导的银幕处女作《忘了去懂你》定档8月29日,这是改编自她的2008年创作的小说。青春作家代表人物郭敬明自从进入电影圈,已一发不可收,继拍摄《小时代》后,再次执导的《小时代3》也已上映。而随着这种作家跨界热,作家刘震云将首次参加电视综艺节目,亮相河南卫视的《汉字英雄》第三季,与濮存昕、于丹一起当“汉字先生”。

  此外,这些作家的跨界还有更多的选择。郭敬明很早便成立了自己的文化公司,不断推出青春文学新秀,策划出版图书和杂志。韩寒同样没闲着,主编电子读物 《ONE·一个》,果麦文化的“ONE·一个”书系已经推出了三本实体书,这些书打着韩寒主编的旗号,收录有韩寒的文章,但看不出太明显的韩寒烙印。

  作家热衷跨界,质疑声也随之而来,“作家们都去当导演了,演员们只好来写书”,“这是文学的冒险还是无利不起早的资本游戏”,“作家副业这么多,谁来写长篇?”这些作家从事副业,多方追求自身的文化效益,文化行为上的功利主义似乎是必然的选择。这应该是这些作家跨界的一种主要驱动。

  作家“跨界”,我们应看到这给作家带来了更多的机遇,能够让作家充分发挥自我的创造力、主体的价值和多方面的才能,但同样这也给作家带来了挑战,提出了考验。这些作家可谓多管齐下,全面发展,最大限度地创造自己的价值,文化身份也有了多种,但是在作家的这些多重身份中,他们的“作家”的身份标记却是日渐模糊、淡薄,这自然让人疑惑,甚至让人渐渐忘记了他们仍然戴着“作家”这个桂冠。

  近日在香港书展上,作家蒋方舟谈到“大陆作家的奢侈与困境”,大陆作家发展潜力很大,她把这些有利条件归纳为“作家的奢侈”,包括物质条件上、文化氛围上,以及创作题材上等。不过,空间虽大,然而挑战也都不少,“否则拥有那么多的幸运,为何我们仍然不是处于创作上的丰年?”

  无论是文化评论认为的“作家们都去当导演了,演员们只好来写书”,还是蒋方舟的困惑,“拥有那么多的幸运,为何我们仍然不是处于创作上的丰年?”这说明,作家“跨界”,尽管能够获得更多的文化选择,却在文学写作本体方面缺失了更多机会;“跨界”的作家,或许能获取多方面的文化利益,而文学的贡献和影响力却是愈来愈小,相反,他们仅仅依靠一些文娱事件来制造“影响”和吸引“眼球”。所以,面对着文化娱乐消费大潮带来的诱惑,文化利益的冲动,这都会使作家面临着抉择,选择自己的文化行为和准则:跨界还是坚守。

  这使笔者想到严歌苓文学写作出版情况。继今年年初推出《妈阁是座城》后,严歌苓的新作《老师好美》又即将上市。现在,严歌苓的每一本新小说一经出版便被影视剧公司哄抢、改编,甚至小说只有一个名字的时候就会被买走版权。面对很多作家华丽转身纷纷“跨界”,严歌苓却是选择文学的坚守。严歌苓说,她“每天坐在桌前写作,靠的是铁一般的意志”,而“过多社会活动会谋杀人的创作力”。她不希望影视改编她的作品打乱她的文学写作生活,“要捍卫自己的写作环境”。媒体赞扬说,“严歌苓主要作用是励志,严老师就像一个空降部队,她先出去采访采风,回到家进行严格的写作,每天早上四点起床写三千字。完成之后,她就飞到北京来,空运很多大耳光给我们,提醒我们这些生活在北京的人,我们的时间、生活过得很没有意义。”这让我们看到了这位女作家在这个浮躁焦虑的时代,所具有的坚守的精神姿态,面对种种欲望和诱惑时表现出来的静默而坚定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