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急通知

      本网站受到黑客攻击,每天被删掉几十本图书资料,经过技术处理,现已阻止黑客的攻击,但不少图书资料还是丢失了,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郑 重 声 明

      近来,有一些人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招聘兼职打字员,使不少人蒙受经济损失,在此,本集团郑重声明 :本集团在海内外的合作伙伴名单一律公布在本网站“本站公告”中,凡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而在“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中找不到其名称的单位一律为假冒,请广大作者认真查阅“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辨明真假,以免上当受骗。二、本集团各出版社只接收电子书稿,从不接收纸质书稿,故不需要打字员,更不需要兼职打字员,所谓的招聘兼职打字员之说纯粹是一些不法之徒利用本集团品牌玩的骗人把戏,请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有限公司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创作中心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图书编著中心
    浙江翔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郑州北斗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湖北九头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长江圣水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
    昆明田园诗社
    山西诗韵文化艺术中心
    杭州雅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话题 >

作家能否“大学造”?

北师大开设“文学创作”专业,格非、严歌苓等作家出任导师

 

 日前,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新增一个硕士专业方向——“文学创作”,并聘请格非、严歌苓、李洱等知名作家出任学生导师。此前,北大、复旦等名校也曾开设写作专业,但高调喊出“培养作家”的,北师大还是独一家。

  “文学创作”专业培养模式有何特殊?作家,真可以通过大学教育来制造吗?北师大的尝试,让这一争议多年的话题,再次摆在人们面前。

  ——编 者 

      

  “1+1”培养

  校内导师+作家导师,学术课程+写作训练

  今年9月,北师大“文学创作”专业,迎来了第一届的10名学生。

  他们中,有本科学文学的,也有一些来自计算机、法律、医学等专业;有的是直接保研,有的已经工作,却都一直坚持写作;他们聚到这里的共同目的,是圆一个作家梦。

  文学创作,是北师大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所继现代文学、当代文学之后开设的第三个专业方向。它按照当代文学学术型硕士的标准招考和培养,在此基础上增加了创作相关的课程。

  这个全新的专业实行“双导师制”——一位校内导师加一位作家导师。第一批作家导师共有6位,包括李敬泽、格非、严歌苓、李洱、欧阳江河与邱华栋,每位 带1—2名学生。“学校事先了解了我们的创作兴趣,比如我更偏向于编剧,有人喜欢写诗,还有人喜欢科幻文学……然后根据兴趣把我们分配给合适的作家导 师。”“文学创作”专业的班长郭茜对这种指导方式挺满意。

  据了解,他们的课业负担并不轻松。“学术型方向的研究生要上的课,我们都要上,此外还比他们多了两门课、6个学分。”郭茜介绍,多出的两门课,一门是文学创作理论,由知名作家轮流“现身说法”;另一门是文学写作实践,由校内老师主讲。

  “前半学期的写作实践课主要练习写小说。学生任选主题,每周写800字,在课堂上念给大家听,然后师生一起讨论,课后各自续写,下次课再讨论……”文 学院教授张柠表示,如今每个学生都已经写了四五千字,他打算,在自己的最后一次课上,把《青年文学》杂志的主编请过来点评指导,并择优发表。

  第一学期的6门课中,只有两门与写作有关,而这个比例将会持续整个研究生阶段。“有2/3的课程都与当代文学专业一样。”文学院副院长张清华介绍。

  看似“本末倒置”的课程设置,引起一些学生的不理解。但在校方看来,这些学术性课程是必要的。一方面,并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够成长为作家,和学术型硕士 上一样的课程,有助于他们将来就业;另一方面,这些课程能够加深学生的学养和底蕴,对于创作能力的培养也有帮助。

  “我们要培养的是作家,不是写手。而作家一定要有人文情怀和社会担当,不能是纯技术化的写作。”张清华认为,在从写手升级为作家的必要条件中,学术素养是很重要的一项。

  特殊之处

  其他高校类似专业意在培养应用型写作人才,北师大要培养作家

  事实上,大学开设写作专业,早已不是新鲜事。2010年,复旦大学就开设了国内首个“创意写作专业”硕士学位点,北京大学、南京大学等学校也均已设立同类专业。与之相比,北师大的“文学创作”专业,又有什么特殊之处?

  从专业名称的区别上,可以一窥究竟。

  “创意写作”由英文Creative Writing翻译而来,是“艺术型硕士”(简称MFA)的一种。它于上世纪30年代发源于美国,更多被翻译为“创意写作工坊”。如今,这一专业在国外已有成熟的教学模式。

  由“工坊”二字就不难看出,“创意写作”并不等于“文学创作”。复旦中文系主任陈思和曾明确提出,“我们的任务不是培养作家”,北大也同样定位于“培养应用型写作人才”,比如大型文化活动、新媒体产品的策划与创意等人才。

  而北师大想要培养的,却是传统、严肃、偏向于纯文学的创作才能。北师大研究生院的网站上,明确写着该专业的培养目标是“最终成长为具有一定创作水准的 作家”;在考核方式上,“要求学生在读期间能够创作和发表一定数量的文学作品;学位论文须选择与文学创作研究有关的论题。”

  目标的不同,带来了课程设置、招生门槛及规模等一系列的差异。“复旦、北大的创意写作专业招生人数比较多,考试是单独出题;而我们今年只招了10个 人,明年也许还会减少,入选学生需要先考上文学院的学术型硕士,面试时还有作家参与考查其创作才能。”张柠介绍。此外,两者毕业时拿的学位也不相同,前者 为艺术硕士学位,后者是文学硕士学位。

  北师大借鉴了艺术型硕士的授课方式,但也有所调整。“经过那么多年应试教育,中国学生的思维难免有些僵化,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去除这种枷锁,唤醒他们对 生活的敏锐感受,打破语言使用的障碍。”正如他在作家导师的聘任仪式上所说的,“与其说是教写作技巧,不如说是让他们找回心中的自由和天性。”

  争议不断

  “作家需要被发现,我们就是要做好这样一个平台”

  作家是怎样炼成的?没有人能拿出一个固定的“配方”。不过,有几样“材料”几乎所有“配方”里都有:天赋、勤奋的练习、丰富的人生阅历……

  乍一看,这几样东西,象牙塔里都不能提供。大学能提供的是知识,是写作技巧。但技巧往往被认为是一种模式化的东西——而作家是无法靠知识累积养成的,也是不能靠工业化模式生产的,这已经成为共识。

  那么,大学能为作家的成长提供什么?

  “我觉得特别好的是,这个专业提供了一种创作的氛围,提供了发表作品的机会。”郭茜说,以前喜欢写作的学生可能只能独自默默创作,缺少交流讨论,也缺少展现的平台。

  在张柠看来,知识其实也不可或缺。“从古代至民国,凡大作家,几乎都是有着深厚知识底蕴的学者,完全靠天赋而成为伟大作家的,毕竟是极少数。”而在现代社会,大学教育正是获取知识和学养最便捷的方式。

  张清华表示,即使不以培养作家为目标,创作专业的开设也是必要的,“大学的文学专业,只讲知识不培养写作能力,这本身就不合理!我认为有条件的大学都应该补上这一块的缺失。”

  作家能靠大学培养出来吗?不同的人,恐怕仍然有着不同的判断。

  “美国的创意写作专业开了几十年,对这个问题都没有争出结果。”张清华对此并不在意,“作家虽然是可遇不可求的,但也是可以被发现的。作家的成长建立在自我发现、他人发现以及不断自我认同的基础之上。”张清华说,“我们要做好的就是这样一个平台。”

  “我们当然不敢说一定能培养出作家,但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张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