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急通知

       本网站多次受到黑客攻击,不少图书资料丢失,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社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昆明田园诗社

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话题 >

文学奖与“狗肉汤”

     “现在很多作家都觉得自己获奖就了不起,我认为‘以奖定名声’是很糟糕的事情。”“假食品毒害的是身体,而买奖诗人的作品却是毒害灵魂!此毒远甚彼毒,何其毒也!”这些看似犀利的话语,正出自此次“跑奖”风波的主角柳忠秧。


    奖有没有“跑”过,尚存疑问;但痛斥“买奖何其毒”的柳忠秧还是挺在乎评奖这事儿,大概没有疑问。不然,他也不会在其《岭南歌》未被广东省作协推 荐后,给省里写了万言公开信。方方曾说:“无数个人利益,皆以获不获奖为标准,这使得获奖后个人实惠太大。评职称、荣誉均与此挂钩,不论人品如何、能力如 何,只要获奖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这话,大概说出了不少人眼中一些文学奖项的含金量。

    让我略感悲哀的是,对于方柳之争此等涉及是非曲直的严肃之事,“文人相轻”或“见怪不怪”居然是多数网友的反应。这至少说明,许多圈内人很看重的 奖,对许多读者来说,却大多无足轻重。这大约也可以印证,文学奖很热,不代表文学很热;文学奖评得多,不代表好作品就多。

    今年,有民间人士设立“路遥文学奖”,被路遥之女路茗茗反对,理由是“条件和时机都不成熟”,学者肖鹰也拒绝出席开评仪式,指该奖设立就是“借奖 圈钱”。巴金的女儿李小林也曾拒绝“巴金文学奖”的提议,因为“父亲认为当下的文学奖已经太多了”。此次风波中,编剧周力军也在微博公开表示:“方方大 胆,捅破鲁奖脓包。其实圈内人都知道,不仅鲁奖,有哪个奖项敢说自己清白无瑕?只是大家见怪不怪,无人敢或者肯站出来指认皇帝的新衣,文学的良心成了‘狗 肉汤’!说实话反倒成异类。”

    不能说当今所有的文学奖项已经远离了文学的良心。但是对于奖项设立评比环节中已经暴露出的各类弊端,如果有关方面不以此次风波为契机开展认真负责 的调查并加以荡涤整肃,如果就让这样一场风波渐渐沦为口水战,期待其不几天会消失于舆论视野,那么“狗肉汤”之忧,迟早会变成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