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急通知

          本网站受到黑客攻击,每天被删掉几十本图书资料,经过技术处理,现已阻止黑客的攻击,但不少图书资料还是丢失了,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郑 重 声 明

          近来,有一些人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招聘兼职打字员,使不少人蒙受经济损失,在此,本集团郑重声明 :本集团在海内外的合作伙伴名单一律公布在本网站“本站公告”中,凡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而在“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中找不到其名称的单位一律为假冒,请广大作者认真查阅“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辨明真假,以免上当受骗。二、本集团各出版社只接收电子书稿,从不接收纸质书稿,故不需要打字员,更不需要兼职打字员,所谓的招聘兼职打字员之说纯粹是一些不法之徒利用本集团品牌玩的骗人把戏,请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有限公司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创作中心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图书编著中心
    浙江翔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郑州北斗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湖北九头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长江圣水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
    昆明田园诗社
    山西诗韵文化艺术中心
    杭州雅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话题 >

当代武侠文学能否超越金庸?

      武侠小说大师金庸今年迎来九十寿辰,引发人们对他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系列武侠小说的怀念。金庸是武侠文学的一座高峰,后来者中有一批凭 借网络崛起的“70后”“80后”武侠小说写手声称要超越金庸,虽然也曾红火一时,但还是被一浪高过一浪的玄幻、穿越等网络文学所淹没,归于沉寂。最近, 国内最权威的纯文学杂志《人民文学》推出以徐皓峰领衔的武侠题材作品专辑,主办方称希望《人民文学》的推动“能让新生代武侠文学形成一个小高潮”。武侠文 学能否重振雄风?金庸这一高峰能否被超越?

  新武侠小说另辟蹊径

  《人民文学》副主编、作家邱华栋认为,武侠小说在全媒体时代不可能和金庸笔下的冷冰 器时代一样。金庸的武侠小说是依托中国大历史背景写的,不可能在今天复制。新的武侠小说需另辟蹊径。徐皓峰是电影《一代宗师》的编剧,他的武侠作品是非虚 构的,以民国时期为背景,写中国武术的师承,如形意拳的传承,有自己特点,是新路子。

  徐皓峰表示,他的武侠题材写作与金庸、古龙等上一代的作家有着本质的不同,而这种不 同的背后,是当今读者对武侠类作品的阅读需求发生了变化。“上世纪80年代的武侠热,是中国人寻找自信的反映,写作者和读者都在追求一种极大的浪漫情怀和 骄傲感。但现在的读者感兴趣的是祖辈人真实的生活,是历史的准确性。因此我的写作的核心不是想象,而是采访当事人和查阅历史文献。”

  武侠小说《昆仑》的作者凤歌声称自己不但学习前人的技巧和故事结构,而且在其中翻出 新意来。“对于我们这一派来说,更看重故事性和知识性。我们学习的榜样是《达·芬奇密码》,将古代的历史与幻想的江湖结合,并使之焕发出光彩。”在《昆 仑》中,精通古代算术的主角梁萧通过自己的知识来寻求武术上的突破,而这算术的运用又涉及整个江湖的格局。

  还有一些新武侠小说作者在作品中融入现代元素,把现代飞机、大炮等武器,加入到武侠小说 中,主人公还能在时空里随意穿越。

  和凤歌一起崛起的还有时未寒、小椴、步非烟、沧月、燕垒生等人,他们被称作“大陆新武侠作家”。如今这些人有的转为写历史、玄幻、奇幻小说,少数坚持写武侠小说的只有小众粉丝追随。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批大陆新武侠作家,从命名之日起,就面临着一个难题:如何突 破金庸所奠定的武侠这种类型文学的常规、经典和传统?” 评论家庄庸认为,金庸作品界定了武侠作为一种类型文学的内涵、外延和边界。“金庸语言想象的世界,就是新武侠文学的边界”。只有突破这种类型、经典和传 统,超越金庸并出现后金庸的新武侠文学才是有可能的。

  “这批大陆新武侠作家曾被寄予厚望。在沧月、步非烟、凤歌等这一批人的作品中,这种可能性确实‘稍露端倪’!但是这个时代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新武侠小说找不到支点和杠杆

  新武侠小说与金庸小说相比有何差距?邱华栋谈到,与金庸的武侠小说相比,当今的武侠 小说写得更虚幻了,把历史背景虚化了。金庸的小说附着中国历史,今天的武侠小说把历史抽干了,玄幻了,科幻了,甚至涉及未来世界,品种芜杂。金庸的作品附 着在中国历史文化背景之上,作者有深厚的学养和学识。当代写手文化积累不行。金庸的想象力汪洋恣肆,当代写手的想象力不是基于人性的逻辑,是乱想。

  武侠小说爱好者只看楼主认为,大陆新武侠小说就停留在模仿这一阶段。我们看金庸大师笔下就有郭、扬、张、萧、段、虚等6岁小孩都能背得出的人名,大陆新武侠小说中的代表人物,一直名不见经传,显然还没有创作出一个耳熟能详的经典人物。

  在庄庸看来,大陆新武侠作家出师未捷身先死,非“写之过”,而是“生不逢时”:“他们处在一个传统时代正在远去、新的时代正在来临的关键时期。整整一代人都在面临迷茫、失落、思想重构、价值重估等人生危机与契机。”

  “这一点是金庸武侠与大陆新武侠分野的真正的关键之处。”庄庸说,“新武侠没能找到 自己能表达的价值观。传统的价值观被解构,新价值观未确立。新武侠没有价值观的支撑,找不到支点和杠杆,所以走向没落,走向边缘化冷门化,被穿越、架空、 玄幻等更能切中当下新的阅读时代、新的阅读群体、新的价值取向的类型所代替。”

  武侠文学走向何方?

  如今的文学界,多种文学类型并存,众声喧哗,武侠小说难以突出重围,再现昔日风光。 但仍有像徐皓峰这样的少数作家坚守在这片园地勤奋耕耘,徐皓峰的作品被评论家施战军赞为“写得非常艺术,有古典与现代相融的味道”。评论家们期待这些坚守 武侠文学的作家能够登上新的高峰。

  邱华栋预言,未来武侠小说可能让位于科幻。

  “‘武侠’的复活与再生,将不是类型的界定,而是一种‘精神’的演绎。”庄庸举了网络作家猫腻的《间客》为例。

  从“类型”上说,这是一部“玄幻”作品;但猫腻自己觉得他写的就是“武侠”:“我在《间客》里尝试做过我自己对武侠的定义:武就是拳头,侠就是道理,武侠就是用拳头讲道理……”

  庄庸说,“猫腻的第一部作品《映秀十年事》在我看来,就像一本未完成的武侠小说;然 后,《朱雀记》是‘奇幻’,《庆余年》是‘架空历史’,到《间客》……一部部地写下来,猫腻在以自己的方式,用作品演绎着‘武侠’的精神。优秀的网络小说 把武侠精神拓展了,赋予新的内涵和外延。这可以说是一种网络时代的‘新武侠’。”

  也就是说,在网络文学时代,武侠小说的元素、精神和灵魂,不断被其他类型文(如玄 幻、历史、科幻等)吸收,以另外一种方式复活再生,并薪火相传。这是未来“武侠”发展的主要路径之一。庄庸说,第二个路径便是,武侠作为一种文学类型还存 在,但要生存下去的话,其内涵和外延都要拓展,要充分汲取其他类型的优秀元素。

  庄庸认为,网络时代的新武侠文学代表着当下网络新生代的自我努力:他们正在假借“新 武侠”之名,讲述自己想象与体验之事,诠释着一代人的精神状态、话语方式、思想内涵。比之于传统武侠,网络时代的新武侠在人物、情节、背景、语言、想象、 主题、象征、哲学和类型等方面都发生了变革,以纪录网络新生代正在发生的语言革命、思想革命和生存形态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