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急通知

      本网站受到黑客攻击,每天被删掉几十本图书资料,经过技术处理,现已阻止黑客的攻击,但不少图书资料还是丢失了,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郑 重 声 明

      近来,有一些人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招聘兼职打字员,使不少人蒙受经济损失,在此,本集团郑重声明 :本集团在海内外的合作伙伴名单一律公布在本网站“本站公告”中,凡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而在“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中找不到其名称的单位一律为假冒,请广大作者认真查阅“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辨明真假,以免上当受骗。二、本集团各出版社只接收电子书稿,从不接收纸质书稿,故不需要打字员,更不需要兼职打字员,所谓的招聘兼职打字员之说纯粹是一些不法之徒利用本集团品牌玩的骗人把戏,请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有限公司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创作中心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图书编著中心
    浙江翔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郑州北斗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湖北九头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长江圣水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
    昆明田园诗社
    山西诗韵文化艺术中心
    杭州雅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书评与文摘 >

《木偶奇遇记》:说教性与故事性的共生(彭懿)

   意大利著名学者达妮埃拉·玛凯斯基曾经给出过这样一个论断:“在世界范围内,除了《圣经》和《可兰经》,《木偶奇遇记》是拥有读者最多、销售量最高的作品。”——这话听上去多少有点危言耸听,不过,有一点倒是确凿无疑的,就是《木偶奇遇记》确实大名鼎鼎,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只要一说起那个一说谎话、鼻子就会变得老长的小木偶,人们就会脱口而出:“啊,匹诺曹!”

  《木偶奇遇记》的中译本出了不下几十种,关于它的评价,几乎都是千篇一律的溢美之词:一部寓教于乐、告诉人如何做一个好孩子的童话……荒唐的是,被我们赞扬了几十年的,恰恰是它最为人诟病的地方。对于《木偶奇遇记》,国外的儿童文学研究者们最大的一个指责就是它充满了可怕的道德说教和惩罚。例如查尔斯·弗雷和约翰·格里菲思说:“用现代的批评家和读者大力推举的优秀儿童文学的标准来衡量,《木偶奇遇记》并不是一个让人愉快的故事。它教训性太强,而且冗长乏味。它的故事就是:小主人公经过一个漫长的残酷磨练、忍受耻辱和说教的过程,终于像清教徒那样彻底地厌恶自己,拒绝了游戏和娱乐。”

  难道不是这样吗?

  第一个出来教训匹诺曹的是在房间里住了一百多年的会说话的蟋蟀。他一开口就没个完:“可怜的小傻瓜!如果你光想着玩的话,长大了你就会成为一头十足的蠢驴,大家都会耻笑你的,难道你愿意这样吗?”,“别相信那些说能让你一夜变富的人,我的孩子,一般说来,他们不是疯了,就是流氓。”“你记着,任性、固执的孩子早晚会后悔的。”关于这只不死的蟋蟀,有人解读为是匹诺曹的良知,或者说是外在的超我化身。第二个出来教训匹诺曹的是他的父亲杰佩托。不过他在给匹诺曹买来识字课本,并让他保证做一个好孩子、去上学之后,就被大鲨鱼吞进肚子里去了,而且在里头一住就是两年。父亲在这个故事里,更多扮演的是一个让匹诺曹产生负罪感的角色,每当匹诺曹犯下大错之后,就会为背叛了父亲的期望而哀叹一声:“我那可怜的爸爸!”第三个出来教训匹诺曹的是在树林里住了一千多年的蓝头发仙女。她美丽、仁慈而又善良,不停地变身,出现在匹诺曹迷途的地方,对他进行规劝和指引。但她的行为,如果细细追究起来,一点都不慈爱,相当让人费解。匹诺曹被人追杀来敲门,她不开,立在窗口说她已经死了,眼看着匹诺曹被吊在树上,在阵阵北风中上下飞舞;匹诺曹几天未归,她竟假装她死了,还竖了一块墓碑,结果让匹诺曹信以为真,成千次地吻这块墓碑,哭得连四周的山岗都响起了回声。

  既然说教无效,匹诺曹当然就要遭受一点皮肉之苦了。这可不是挨几个巴掌那样的体罚,简直就是恶魔的酷刑——让火盆把他的一双脚烧成灰烬,吊在树上让他失去知觉,让一千只啄木鸟来啄他的长鼻子,让捕黄鼠狼的铁夹子夹住他的腿,让他被渔夫的大网网住,让他变成一头驴,让他淹死,让他被一条大鱼吞进肚子里去……有哪一个孩子能经受得起这样的摧残呢?每当可怜的匹诺曹惨遭一次惩罚之后,都会站在那里,痛哭流涕地唠唠叨叨说上一大堆悔罪的话:“我是活该!我真是活该!我就是想当一个流浪汉和一无所用的人。我老是听坏人的话,这就是我总是遭到不幸的原因。要是我同许多孩子一样,是个好男孩,要是我愿意学习和干活儿……”可我们不禁要问,匹诺曹到底犯了什么罪行,让他吃这么多苦头呢?

  其实匹诺曹的所作所为除了偶尔的一次撒谎之外,绝大多数都是出自于一个孩子的天性,根本就谈不上什么罪行。上述的种种惩罚是不是太不人道了呢?在一百年后的今天重新审视这个故事,我们还是会为匹诺曹感到悲哀——为了变成一个符合社会期待的好孩子,他只能压抑天性,放弃追求快乐,饱受创伤,向社会规范屈服。特别是读到结尾的一段,当脱胎换骨的匹诺曹看着那个东倒西歪的过去的自己,欢天喜地地对自己说,“当我是一个木偶的时候,多么可笑啊!我真高兴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孩”时,我们心中充满了惋惜:至此,一个天真、好奇心旺盛而又带点野性的少年就从这个世界上永远地消失了。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尽管有那么多人批评《木偶奇遇记》是一本说教味极浓的书,但这一点都不影响它成为一部深受孩子们喜爱的儿童文学经典。两个多世纪以来,它一版再版,显示出一股顽强的生命力。撇开它连篇累牍的教育性不谈,单就文本而论,它绝对是一个无法复制、任何时代都会让孩子们着魔的好故事。杰克·齐普斯在《童话·儿童·文化产业》一书中说到它的结构和形式时,就曾总结说:“科洛迪以口传民间故事和文学童话故事作为基础并加以融合,以创造非他莫属的古怪生物所居住的魔幻园地”。还有,因为它最初是一个连载故事,为了吊足读者的胃口,所以科洛迪把它写得险象环生,每一章的结尾都留下一个悬念。再加上他挖空心思原创的那一大批光怪陆离的人物:会说话的蟋蟀、长胡子从下巴一直拖到地的食火者、蓝头发仙女、大骗子狐狸和猫、尾巴冒烟的大蛇、从四楼到大门口爬了九个小时的蜗牛、肚子里装着一整条大船和一个活人的大鲨鱼……想不吸引孩子的视线都难。

  常常有人拿《木偶奇遇记》与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来进行比照研究,说匹诺曹与汤姆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一个善良的坏孩子,而这一类人物往往特别受人欢迎。艾莉森·卢里就说正是犯错和反叛而不是完美道德典范,才让它读起来更有趣。她在《永远的男孩女孩:从灰姑娘到哈里·波特》一书里,还引用了了评论家瓦斯·库内兹的一句经典名言:“匹诺曹是因为他的不端行为被大家喜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