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急通知

      本网站受到黑客攻击,每天被删掉几十本图书资料,经过技术处理,现已阻止黑客的攻击,但不少图书资料还是丢失了,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郑 重 声 明

      近来,有一些人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招聘兼职打字员,使不少人蒙受经济损失,在此,本集团郑重声明 :本集团在海内外的合作伙伴名单一律公布在本网站“本站公告”中,凡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而在“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中找不到其名称的单位一律为假冒,请广大作者认真查阅“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辨明真假,以免上当受骗。二、本集团各出版社只接收电子书稿,从不接收纸质书稿,故不需要打字员,更不需要兼职打字员,所谓的招聘兼职打字员之说纯粹是一些不法之徒利用本集团品牌玩的骗人把戏,请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有限公司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创作中心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图书编著中心
    浙江翔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郑州北斗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湖北九头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长江圣水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
    昆明田园诗社
    山西诗韵文化艺术中心
    杭州雅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书评与文摘 >

地球的证言——评《地球:行星的力量》(孙郁)

 

  地球的奥秘,我们这些常人所知甚少。科学家提供的素材,对我们往往有颠覆性的启示。前几日看《星际穿越》,思绪完全被异样的维度打乱了。私下想,这样的电影,常人是不易拍出来的,原因是我们的意识里没有那样的触角。科学的存在,往往矫正我们过于文人化的思维。当我们撇开人间是非,瞭望那个遥远天际的时候,会突然发现,我们的能力被什么束缚了。

  科普作家们要做的就是这样的突围。从儒勒·凡尔纳起,科幻带来的是我们意想不到的冲击。关于这些,后来的中国作家王晋康、刘慈欣等都有相应的努力。在我们视野看不到的存在里,人类被决定和影响的因子点点辐射到我们时空之中。它们存在着,我们却未能发现。

  一

  这一本《地球:行星的力量》,写的是我们居住的地球。在山川、海洋、大气、冰川之间,那些隐藏的秘密一个个浮出水面。作者以科学的目光演绎着地球的来龙去脉,给我们诸多惊异之思。讨论地球,离不开宇宙的起源与银河系的结构,而地球的本质如果从自身的形态似乎亦无可解释。作者借用了诸多学科的知识,进入我们认知的黑洞里,许多问题都在不确切性的探讨中展开,无数挑战性的话题,陌生的思维轨迹,在不同的时空间转动着,并直指存在的谜底。那些从自然调查、科考里得到的启示,撕裂了我们的逻辑线条,才发现居于斯、生于斯的地球,如此美妙、神奇。但它不是诗的,有的是天书般的隐喻。我们的语言,对此已经失去表达的能力。

  科学家告诉我们,地球的生命曾经有过多次的毁灭。在碰撞与意外的事件降临之际,它依然运行着。脆弱的不是地球,而是生命。人类在星际栖息的时候,并不能都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在这本书里所得甚多,精神被一遍遍冲击着。地球已经不再年轻,它处于中年的时期。许多生命存在过,消失过。生物链正在朝着简化的路走去。地球经历的故事惊心动魄,那些残留在岩石与海底的遗存告诉着我们已有的一切。恐龙的消失是在星球撞击后出现的。科学家认为,在恐龙消失前,地球的生命至少消失过四次。研究这种消失的过程,也恰是我们认识地球的过程。我们所居住的地球,处于太阳系最为合适的地方。海洋、山峦、平原,提供了生命的栖息之所。这些与天体间的复杂结构有关,我们幸运地存活在这个世界里。气流的涌动,海水的能量,森林的增减,多种合力构造了我们的家园多致的景观。

  面对这些复杂的时空里的存在,我们本我化的视角显得极为有限。只有仰望星空与俯瞰大地的时候,才发现,人类自私地绵延中,正在破坏自然的平衡。无休止地掠夺与不节制地发展,都在损害我们的家园。在巨大的、一望无际的天地间,我们有时的选择,显得那么不可思议。这也是自然伦理学要思考的问题吧。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但我们改变了自然,而有些改变具有不可逆性。我们对于地球是无知的,在时间之流中,人类茫然地穿行于有无之间,脚下的存在,并未被我们的思维所能透视。

  二

  冰川的秘密,大洪水的震怒,岩浆的喷发,风暴的降临,是自然的现状,也未尝不是人类导致的现象。科学家的探测使我们惊讶不已,我们必须以另类的思维才能够懂得自己的选择应在什么地方。人类的思维是以自己生命的限度开始的。但对于地球,要有十万年以上的单位方可为之。这时候我们会发现精神的维度必须拓展,只有在这个视角下,才能看清毁灭与新生的路。

  追问地球的过程其实也是在追问我们人类自己。小说家与科学家都为此有过动人的描述。当人的思维与自然宇宙呼应的时候,会发现恰在对象世界里,有我们自己的影子。这本书引用美国科学家斯蒂芬·杰伊·古尔德的话,这样描述人类与自然的关系:

  把45亿年的行星压缩为一天24小时。我们的星球恰恰是在午夜之后的一刹那间诞生的,而“寒武纪大爆炸”也是复杂动物开始到处爬行的时间——直到晚上10点才发生。恐龙在晚上11点以后才出现,然后又在午夜之前的20分钟内遭到扼杀,而现代人类是在一天当中的最后两秒内到场的。大约有6000年人类文明史的帝国、艺术、宗教和政治是在最后十分之一秒内挤进来的。

  显然,我们真的是星球的一部分。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出发,终点何在。这是一个谜。也许这个谜只有弄清地球的历史后,才能够被我们立体地、清晰地书写出来。

  每每想到这个话题,便有这样的感觉,我们被自己千百年来的文字所误。文明与上苍的存在有所脱节的时候居多。也许,在根本的层面,我们还没有建立起一种认知世界的多维的时空,这限制了我们。根据我们的经验似乎不易把握到地球的运事。未来呢,恰如书的作者所说,气候可能不是变暖,而是更加寒冷,我们应对这个时期的到来,要有什么准备还是一个问题。人类的活动在使海洋遭受污染,森林被无节制地破坏。科学家担心,经受不住的不是地球,而恰是我们人类自己。

  许许多多人开始意识到此点,那么,我们选择什么呢?人类还在古老的思维里建立分裂与战乱的版图,遗弃了与地球同命运的思考,那是可哀的。科学家是我们文明史的推动者,他们或许会扭转我们的人文语境。当人文的精神与科学精神不是脱节而是并存互感的时候,我们的眼光方可能变得更为远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