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紧急通知

          本网站受到黑客攻击,每天被删掉几十本图书资料,经过技术处理,现已阻止黑客的攻击,但不少图书资料还是丢失了,若您的图书资料在本网站无法查到,请发邮件至zggjwycbs@163.com或拨打电话(00852)30501946与本网站取得联系,特此通知。
  •         郑 重 声 明

          近来,有一些人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招聘兼职打字员,使不少人蒙受经济损失,在此,本集团郑重声明 :本集团在海内外的合作伙伴名单一律公布在本网站“本站公告”中,凡以本集团名义承揽出书业务而在“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中找不到其名称的单位一律为假冒,请广大作者认真查阅“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辨明真假,以免上当受骗。二、本集团各出版社只接收电子书稿,从不接收纸质书稿,故不需要打字员,更不需要兼职打字员,所谓的招聘兼职打字员之说纯粹是一些不法之徒利用本集团品牌玩的骗人把戏,请大家不要上当受骗。
  • 本集团战略合作伙伴名单

    泰国华文诗人协会
    台湾大中华文化有限公司
    马来西亚妈祖文化研究院现代文化研究所
    新加坡潮人英杰影视文化传媒公司创作中心
    北京现代文学研究所图书编著中心
    浙江翔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世纪风文化(澳门)传播有限公司
    郑州北斗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银川当代文学艺术中心
    湖北九头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长江圣水文化艺术中心有限公司
    昆明田园诗社
    山西诗韵文化艺术中心
    杭州雅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主页 > 图书分类 > 文学类 >

尴尬事

\



                                                                   自 序
 
 
 
  做了三十六年的中学语文老师,现在终于过上了退休的清闲生活。
  大家都说,教师这个职业好哇,收入高不说,光每年寒暑假两个假期近八十来天就够叫人眼热的了。
  其实不然。教师的工作是隐形的,他们每天的工作量不是从表面的八小时能看得出来的,就像官员的灰色收入。教师休假是身子休了,心却休不了。你老要想着一旦假期结束了,再走上讲台,该如何应对没完没了的教学计划;尤其是今天这些胃口被完全惯坏了的孩子,你要使出怎样的解数才能把他们的心拢到课堂上来;再加上寒暑假还有一拨又一拨的继续教育培训……唉,总之,不是此中人,不知个中真味!只有在完全退休以后,心才能彻彻底底地“休”下来。即使像我现在这样完全退休了,还常常在梦里受到惊吓:哎呀,上课铃响了,快要迟到了!就要上课了,课还没有备,作业还没改完!
  清闲下来,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年轻时就有过做作家的梦。只是在外忙于业务,在家忙于家务,加之我这个人很是迟钝,没有大把的闲暇时间,是没办法静下心来写作的。现在大可安下心来,梳理梳理思绪,把那些如鲠在喉的话说出来。
  这一年的时间里,妻子病得很重。不得已,我什么事都无法做了,只能全天候在家里照顾妻子。夜里,侍弄妻子上床睡了,我一个人安静地坐在那里,正好可以梳理纷乱的思绪,架构一个个我曾经经历过的故事,可以把我多年来的思想付诸笔端。
  当然,我们这个年纪的人,最刻骨铭心的经历还是从那个特殊的年代一路走来的生活。岁月的点点滴滴如鸿爪春泥。可是,现在那“鸿爪”大致上要被岁月的风霜冲蚀抹平。我只想在我们这一代人即将谢幕之前,将我些微的记忆再现出来。不是为了要后人沉浸在过去的痛苦中,而是为了后人不忘曾经人为的悲苦,把日子过得更体面,更有尊严。
  苦恼的是,记录那段日子的文学作品可以说是汗牛充栋。自粉碎“四人帮”结束“文革”开始,直到现在,每个时期都有表现那段日子的佳作问世。光是“四人帮”倒台后的最初十几年的“伤痕文学”,以至再后来的“反思文学”,涌现出来的作品就浩如烟海。我在今天这么晚了再去重复这样的故事,况且还是一个写作的新手,故事无法讲得那么圆润娴熟,那不等于是自寻死路!这苦恼折磨了我很长一段时间,才找到了一个我认为是较新一点的方向,也就是下面我讲述的一个个尴尬的故事,我把它总定名为《尴尬事》。
  之所以把它叫作“尴尬事”而不叫作“悲伤事”“悲哀事”“愚昧事”“荒唐事”(况且这些事在当时也没人觉得它悲伤、悲哀、愚昧、荒唐,它就是当时生活的本色;只是我们今天反思起来,就觉得它的确是悲伤、悲哀、愚昧、荒唐),是我不想在今天很适合快餐的潮流下,把大家弄得凄凄惨惨,悲悲啼啼;是想让大家在十分休闲的状态下读读这些故事。信也好,不信也罢,掩卷后能有些微的意识,知道我们国家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日子,再比照比照我们今天的日子,心里都会有所思,有所触动,那也就不违我的初衷了。
  《尴尬事》是以一个那个岁月亲历者的视角,在今天的生存状态下,来重新审视那个岁月中的草根阶层的生存状况。
  人,无论是在哪种社会形态下的人,都想过上一个相对来说比较体面的生活。当然,各个历史时期,各种经济基础,形成了人们对“体面”认识的不同标准。比如今天,人人都会期盼自己的生活能够达到普罗大众的小康水平。在这个水平线以上,可能就觉得自己是够体面的人;在这个水平线以下,就会觉得自己过得比较窝囊,就会做出种种努力,力图改变这种现状,力图跻身小康生活圈子。
  同理,在那个年代,普罗大众对“体面生活”的理解就是:我有没有享受到作为一个正常人的生存权利。这里要强调的是,那时一个正常人的生存权利,远没有今天的概念这么宽泛,没有今天人所追求的思想的自由、生活的自由、言论的自由、信仰的自由……那时,在经济水平上,不要说普罗大众的生活水平没有多大差别——就简单的两件事,能些微地吃饱肚子、能些微地暖和身子,连酱、醋、茶、烟都是没多少人能够追求得上的,即使是大人物和小人物之间,生活水平也无悬殊,只不过要到了一定级别的人,才会有一些特供商品。在这种生存状态下,人们所向往的生存权利就是:活动权、参与权、婚姻权等。《尴尬事》中的许多故事中的主人公,或因成分太高,被剥夺了这样或那样的权利;或因一个偶然的事件,一时间又丧失了这些权利。被剥夺了这些权利者,几乎都在用毕生的精力,去谋求一切可以让人认可的机会,以至于可以像大多数同类一样体面地生存;一时间丧失这些权利者,也是在用最大的努力去争取能够像同类们一样体面的生存环境。结果反倒弄巧成拙。一个社会,因为政治这根魔杖,把人都逼成了这样一种生成状态,那是谁的不幸与悲哀?
  阿Q最大的悲剧就在于,想求得一个最基本的生存权而不得。他想要姓赵而不得,想要土地而不得,想要住房而不得,想要结婚而不得,想要革命而不得,最后甚至落得个想要劳动而不得的结局,不得不流落到城里沦为与鸡鸣狗盗之辈为伍。这些需求,都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可他却上下求索而不得。不但是他的对立阶级不允许他得到,诸如赵老太爷不许他姓赵,不许他向吴妈示爱,最后不接纳他打工;假洋鬼子不许他革命等,就连他的同类——暂时做稳了奴隶的那些未庄的老幼妇孺也不希望阿Q像自己一样享有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这绝对是中国人最致命的劣根性——嫉妒心理使然。我有了的,绝不希望人人都像我一样拥有!哪怕只有一个人不如我,我就可以奚落你,嘲讽你,鄙视你,甚至压迫你,惩罚你。阿Q对小D、王胡的态度不就是最好的注脚么?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不仍然是这种劣根性在作祟么?人与人之间的攻讦、猜疑甚至是毁灭,不都是发生在同类身上的么?
  好在今天的社会环境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善。最起码,人们再也不用为了获得最基本的生存权利去费尽心机。人们可以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怎样努力工作、努力赚钱上。再也不用害怕因为无意中说了一个人的不中听的话,无意中做了一件有损某个人的事,而提心吊胆,寝食难安,生怕自己会被抓去下大狱。尽管,让每个人活得有尊严的待遇还有待提高。
  现如今,虽说那样的年代已经过去五十多年了,可我们民族的这种劣根性就像真菌一样,是很难将其革灭的,供它繁殖的土壤还存在,只要给它一定的条件,它就有可能毁灭性地卷土重来。
  再者,对于那段历史,我们经历过的人是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一种是,在那种社会环境中能获得基本生存权利的人。在改革开放后,他们的利益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响。这里面以城市里的工人居多。他们过去生活得是顺风顺水,风生水起;现在打破了计划经济体制,下岗了,却要为生计问题犯愁,退休后还为退休金没那些所谓吃皇粮的人拿得多而愤愤不平。于是,他们很怀念那时虽很穷苦却又很安稳的生活,对时下这个生存环境予以种种的指责和抨击。不过,从当下物质生活的改善提高这一点来讲,从社会福利保障这一块来讲,如果让他们选择回到以前的生活状态中去,那我可以很肯定地说,他们会一百个不乐意。另一种是,在那个社会环境下,不能获得最基本的、做一个正常人的生存权利的人。这类人在结束了那场史无前例的政治运动后,跟所有人一样,过上了作为一个自然人的正常生活,有了跟所有人一样平等的权利;尤其是在改革开放后,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人的潜能得到了极大的释放,实现了人的真正价值。他们对那样的生存环境有着刻骨铭心的恨,一辈子都不能释怀。
  但是,我要说,任何历史事件的发生,都有它特定的生成条件。我们经历过的人,不能简单地因为你身处其中获益而去怀念它,抑或是因为你身处其中受害而去仇恨它。简单的怀念和仇恨对于今后的历史进程是没有任何的裨益。就好比一个人走路摔跤了,你绝不会去责怪路上绊你摔跤的石头或绳子,去埋怨路上塌陷的坑洼或凸起的土堆,而是会去检讨自己,我刚才为什么会被绊摔跤,或为什么踩下了坑洼?是我思想走神,边走边想事情?抑或是我的眼睛被路边什么好看的东西吸引了而没有顾及路上?这样的思维才会为以后走路不被摔跤提供经验教训。所以,我们今天要做的,是对那段历史成因去做客观公正的分析,以为将来的借鉴,彻底杜绝人为地制造恶的政治生态事件的发生。
  当然,这些都是过去的故事了。我们国家现在乃至将来都不会有人,更不希望有人愿意重复过去的故事。
  故此,有必要让后来人时时警惕;有必要告诫后来人,那样的日子不是人能够忍受的。我所讲的《尴尬事》里的这些小故事,能够起到这种提示作用,我也就很欣慰了。
 
 
 
目  录
 
少不更事001
年少轻狂009
请 神029
表忠心040
尴尬男孩050
摸佬老倌057
兰枝婶066
尴尬夫妻082
口粮危机093
哦,房子107
章培元和张沛源121